如果说一辈子只做一件事情,然后做到死去,对天秤座是好事,因为不用做决定。 / by next new wave

第一章

我真的很怕那天我突然死去了,但是我却还没有让我喜欢的人知道我有多喜欢她。好像知道你有气喘病,就一直不停的拿水给你喝,因为听说喝多多水,可以治疗气喘病,虽然好像很傻,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了。这样做只有一个目的,我这么sayang你,你哪里可以这么快死!?
— Jacky
Screen Shot 2017-09-13 at 9.08.10 AM.png

去泰国的目的有两个,第一就是参加泰国一年一度的短片电影节(Thai Short Film & Video Festival),第二就是去找爱情故事,但是这很快就被某位导演推翻了,但是我依然再推翻回他。下飞机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和汉龙(同事)拍短片。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很爱乱拍东西,就专门拍那些很烂很烂的东西。我记得这场戏是说这个角色飞到泰国,因为他的女朋友说不要再见到他,所以他就去泰国了。然后我们在演的时候,就有人一直看过来,我很alert这些事情,因为觉得有些害羞,影响我的发挥,所以我很佩服演员们。大概在500m左右,有个女孩看着我,然后对我比yeah,我很想笑,但是我不应该笑,就要要笑不笑的,很尴尬。拍完后,我忘记了她的模样。

第21届泰国短片电影节在一个叫Bangkok Art and Culture Centre (bacc)的地方举办,这里类似一个艺术作品的聚集地,里面大概共有5楼,都是在做着油画啊,售卖乐器啊,展览装置艺术啊,图书馆啊,自画像啊,咖啡馆啊等等等等的。这让我想起我们马来西亚近期开发的一个艺术building,它是在Kampung Attap,名字叫The Zhongshan Building,之前是已经废弃了。但是进过翻新后,就变成了艺术家的聚集地。而我们也在那里租了一个小空间放映电影。

今天的第一场放映会是在5pm开始,大概在酒店整理好后,就出发去bacc。在电影节3天里,也认识了其他东南亚的人如Bani Nasution (Indonesia,导演),Swam Yaung Ni (Myanmar,记录片导演),Sanchai (Thailand,策展人),Chalida (Thailand,电影节主席),Anocha (Thailand,评委&导演),Shefong (Taiwan, 国立政治大学传播学院副教授)和她的学生Ling Hwa Huang (Taiwan, 纪录片导演)。

放映会有两个厅,一个是在Auditorium,类似音乐表演的地方,有舞台,座位大概可以容量220人。而另外一间就是称呼为Room 501,类似大学上课的课室还是电脑室的摆设。我们这次来泰国参加他们的电影节是因为我们马来西亚的片子会在S-Express 单元放映,而这个单元是在明天晚上5pm才放映,所以接下来会说更多关于那个单元的事情。大概先说说一些状况,我进到了Auditorium,知道自己的短片明天会在这里放映,我又跑了出去找Sanchai(负责人)和他说谢谢,因为我没看过自己的电影在这么大的荧幕放映,不知道会不会对这部影片有新的想法。

I dont believe love story by Bani Nasution

I dont believe love story by Bani Nasution

看完片子后,我们就和Bani 一起去吃晚餐。聊着聊着,我就告诉他我们现在在做着一部电影,是集合10个导演完成的故事,然后是关于爱情的,title叫 I Just Want You to Love Me。非常明显,就是一部说爱的电影。他就马上告诉,其实他不相信爱情故事,我不知道在哪里听过这句话,就是觉得很熟悉。过后在之后的谈话,他就告诉我说他和他女朋友的相处方式就是侮辱对方,把对方糟蹋到很过分,这些就是他们的相处方式。我告诉他这很可爱,如果我把它拍成电影,那你还相信吗?我想,没有什么是不可信的,就好像童话故事,这明明就是假的,为什么小孩子还是会相信呢?但当我们长大了,知道一些东西了,就开始拒绝很多很多东西,让自己活得现实些,那多不快乐啊。其实我也许是错的,因为Bani还是很快乐的在印尼拍他的短片,听说明年1月,他要开拍自己的第一部电影了。我依然相信爱,我依然相信Bani会把他的长片电影完成。

回房间后,就突然觉得很情绪化,也许是聊了爱,就一直在想东西。时间是12pm,但是泰国时间是11pm,我特地不把手机的时间换去泰国时间,因为这样我就有25个小时了一天。我想起了张雪晶,因为前一晚和她聊了很多,好像更了解她了,但是我答应她不会把我们的对话拍成电影,因为我不想她又高血压一次(但是我会很聪明的去写,一定不回被别人发现了)。不会忘记这个感觉的。


第二章

我开始把我每一天吃素的照片发给你,你回来的时候,既然在我面前吃肉。但是我依然sayang你。
— Jacky
20904331_10208479218372555_1488074699_o.jpg

今天的放映会是在11点开始,应该是时差的问题,依然7点就起床了(就是泰国时间6点)。由于时间还早,我就一个人在街道上游荡,开始思考,思考我在思考这件事情,是很高难度的,没什么目的,就是挑战自己能不能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找了个早餐店,开始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写在簿子里,因为我怕自己忘记了什么事情。然后再去bacc逛,而我呆最久的地方就是在底楼的图书馆。我喜欢这里是因为没有什么人,这里蛮大的,然后还有一个空间是给我们用电脑看电影的。翻开他们的电影列表,还发现了几部中国独立电影。类似法轮功,六四事件,等等的纪录片,其他的就是泰国老旧的电影了。我决定明天去观看,因为这样乱逛,也快11点了。

想到自己的戏等下会在Auditorium这个大荧幕放映,就觉得很高兴。说实在的,我看自己的戏也快看到闷了,也许我自己也是剪接师,观看这部短片的次数太多次了,应该会越看越累。对了,我记得我的一个朋友Sidney对我说过:jacky,i watch too much time of your film,i realize it become faster and faster。听到这句话太高兴了,因为我是有设计的,hehe。这是我第一次透过这么大的荧幕看自己的戏,不知道会不会有新的观感。这两个厅是同时放映影片的,所以就需要做出选择。身为专业的天秤座,做决定是非常危险的。但是这次我翼然的做了决定,我选择呆在Room 501:

Auditorium放映的片子:Internation Competition 3 / Laos Short Film / Internation Competition 4 / S-Express Malaysia / S-Express Indonesia / S-Express Vietnam

Room 501 放映的片子:Youth Competition / Student Film Competition 1 / Student Film Competition 2 / Student Film Competition 3 / Student Film Competition 4

放映时间表。我们过去的时间只能看到9号和10号的戏。而今天是9号。

WhatsApp Image 2017-09-13 at 11.jpg

Rating

无话可说

我很想看看泰国现在的年轻人都在拍什么东西,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对年轻有希望。第一场Youth Competition大概看了3部,我就离开了。出去透透气,原来看不好的片子,真的会让人生气。但是其实片子好不好,又关你什么事呢?你看,都是自作自受。拍电影是自己的,生气也是自己的。所以一定要学会爱自己,一辈子只要爱一个人就好,那就是自己(来自陈小姐)。

我依然相信年轻人,透完气后(其实是吃饱后),我又回到了放映会现场,观看Student Film Competition 1 和Student Film Competition 2。我心情又好了,因为片子太好了!我回头想想,也许Youth Competiton是18岁以下的年轻人,而Student Film应该就是大学生,所以我刚才是生气错了吗?因为学生作品对我来说依然存在可能性,毕竟我也是在学生时代就不错了...(要做个骄傲的人)。我有个最近突然很要好的朋友,她叫Chloe (叶敏如),她今年22岁,年尾才毕业典礼。在这个影展里,我和她的片子会在S-Express这个单元放映。

右边是叶敏如

右边是叶敏如

在S-Express单元里,来自东南亚的选片人就会在自己的国家筛选几部短片,但是短片加起来的长度不能超过60。更多关于S-Express的故事,可以到这里看看。2017年,叶敏如(Chloe)和叶瑞良(Jacky)的短片都会在这个单元放映,没想到我们都姓叶。Chloe的片子我一开始就很喜欢,一直都存在着Chloe片子的影子。不是为了影子而存在,而是Chloe把这个影子带了出来。这次她因为工作的关系,无法出席。要不我觉得她一定会很开心当发现自己的片子会在大荧幕放映时那种震撼,和那种被尊重的感觉有多好。由于我们公司Next New Wave一直都有在做放映电影的事情,今年5月我们还举办了东南亚短片电影节(SEAShort Film Festival 2017),当时我负责Technical的部分,那个时候还不懂所谓的意义,就当做是一份任务在完成。现在我想,不是这样的,应该是这个人要用什么方式对待影片,而导演是可以感受到了。

WhatsApp Image 2017-09-13 at 11.00.58 AM.jpeg

先说回Student Film Competition的片子,每一部我看过的短片我都会在旁边做个小记号,因为这些是我想认识的人,也想把他们的片子带到马来西亚放映。看完Part 1后,我马上问了 Chalida (Festival Director)他们这些年轻人大概是在几岁的年龄,她说是18-22岁的学生。我感到很惊讶,因为他们的片子完全就是一部很专业的片子,不只是故事,连摄影,剪接,画面设计都很有水准,某个程度上,还好过我,因为要好过我是不简单的事情,我想他们才是真真有资格骄傲的人吧。这9部(part 1 & part 2)学生作品里,其实他们都拍得很聪明,也拍得很好看。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其中一部短片的一场戏是这样的:(拍得很梦幻)

Title: fff / Director: Nonthachan Prakobsup / Synopsis: Accident leaves scars to Pao and Aeung.

Title: fff / Director: Nonthachan Prakobsup / Synopsis: Accident leaves scars to Pao and Aeung.

男主角骑着摩托载着女主角,这是他们发生小意外前的事情。女主角从后方看了男主角一眼,然后问他

女主角:你知道在什么时候告白成功率最大吗?

男主角:不知道哦。

女主角:我大学老师说,是下午4点。

男主角:为什么?

女主角:因为他说那段时间是人类最昏昏沉沉的时刻,在最累的时候,什么都ok。

男主角:是吗?那你试过了吗?

女主角:没有。男主角:那你要试一试。

就这样的一场戏,我就记得了很久很久...Jacky

WhatsApp Image 2017-09-13 at 9.04.58 AM.jpeg

晚上5点,S-Expresss Malaysia开始了,第一部放映的是Chloe的片子STRNG PLCE。说真的,这次是我真的在认真的看她的片子,也对片子有新的感觉,也对Chloe好像又了解了一些。听说电影有这种能力,透过电影,可以知道你的一些事情,但是对我来说,这只对诚实的导演有效。这里的设备会提供一种你只能注视影像和聆听的作用,别无选择,在这样的condition里,你才可以真的在看影片。过后就放映我的短片了,其实我没有很认真看,因为我的脑袋一直很紧张,不知道等下的Q&A会不会乱讲话,还是不知道要讲什么。但是当放映我的短片时候,我心里很感动,突然感觉自己以后我别用电脑看电影了!我记得在我还没有去泰国前,我和一位很要好的朋友Keenen Yong在一个空间观看蔡明亮的电影青少年哪吒,虽然我已经看过了,但是我还是再看了一次。我发现了影片有很多detail我之前是没有发现到的,只有在大荧幕放映的时候,才会发现的点。这很重要,因为这些点都是一种情绪感受,而且有些电影本来就是做来为大荧幕而存在的。

放映完后,就开始了普通的Q&A,也不太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因为这篇文字是在我会来马来西亚后写的,但是我清楚记得我说过:第一场戏的女主角,是我喜欢的人。

晚上,我们开始了拍摄计划。这对小情侣是来自越南,他们的短片也是在S-Expresss单元放映。Vũ Đức Vượng和他的女朋友Linh。我们大概和他说起了我们长片电影的计划(I Just Want You to Love Me)。然后晚上得空的时候,就出去拍个小短片,当然是关于爱情的,以便在未来可以用来做宣传。感觉自己很坏,但是同时我又觉得这才是友谊。Linh还为了让自己在影片看起来更美丽一些,她换上了礼服。那个晚上,我们就这样在曼谷街头拍摄起来了。


第三章

我觉得我是一个不能谈恋爱的人
— Jacky
Screen Shot 2017-09-13 at 12.44.50 PM.png

今天是最后一天的放映会和颁奖典礼了。由于时间还早,所有我就去了底楼的图书馆看电影。选了一部短片,陳鈺杰的作品,小偷,很好看,一天事件,发生在夜市。本来还想看鍾孟宏的作品第四张画。但是我才知道,一个人只能借用一次,我很懊恼。原来影片和人也要讲究缘分。

大会把很多很多的奖项颁发了给各位得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