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是一種隱喻:在泰國短片節2017 / by next new wave

文/林漢龍

9月的泰國,炎熱。無雨。空氣中很多塵埃。口舌乾燥。

在那種要生病的季節裡,我跟一位同事(自稱天才)到了泰國參加4天的泰國短片節。

彷彿是一種隱喻。

9月的曼谷。燥熱。無風。

9月的曼谷。燥熱。無風。

這趟赴泰國的行程非常簡單:就是看片子,收片子,還有認識很多很多的人。對我來說最難的事情就是認識很多很多的人。在那種人潮很多的短片節裡面,首先要學會適應如何跟來自不同國家的導演、選片人或者影展策劃人打交道。我跟同事都是屬於比較慢熱的人,也很容易慢慢在站在角落旁被淡化掉,所以要在這種熱鬧喧嘩的大場面跟陌生人說話實非易事。

第一位認識到的是來自緬甸的紀錄片導演。從天才尷尬的神情來看,應該不難發現認識新朋友原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第一位認識到的是來自緬甸的紀錄片導演。從天才尷尬的神情來看,應該不難發現認識新朋友原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這位是來自印尼的老朋友Bani,他的新作《Sepanjang Jalan Satu Arah》是印尼單元的其中一部片子。相見歡。

這位是來自印尼的老朋友Bani,他的新作《Sepanjang Jalan Satu Arah》是印尼單元的其中一部片子。相見歡。

泰國短片節2017是在曼谷的市中心舉辦,英文名字叫BANGKOK ART AND CULTURE CENTRE (BACC)。會場聚集很多藝術家還有很多不同類別的展覽。短片節就辦在這座大樓的展映廳和會議室,在13天裡面放映超過100部片子。 展映廳很大,投影設備和音響系統都很好,我曾經花超過10個小時待在展映廳裡面看片子,感覺很爽。對我來說,好的短片節最最重要就是要做到有很好的投影跟音響系統,這樣的話觀眾就比較不容易收到外界的干擾。特別要提到的就是他們最貼心的舉動就是每播完一部短片就會有十五秒鐘的時間讓遲到的觀眾進場,而那些趕時間要離場的觀眾也可以趁這個時間移步。這樣除了可以不要讓短片播放的期間遇到很多來來往往的黑影以外,觀眾也可以在每看完一部片子過後的,利用小小的時間來緩衝自己的情緒。很棒!

BACC的展覽。

BACC的展覽。

泰國短片節2017主要的展映廳。

泰國短片節2017主要的展映廳。

泰國短片節2017副展映廳其實是一個會議室。

泰國短片節2017副展映廳其實是一個會議室。

說實話,在短片節的4天裡面,除了瘋狂的看片子以外,當然也應該走走看看這個城市。我幾年前來過一次曼谷,那時候對我來說,曼谷人潮很多,車子很少。這次從機場到酒店的路程裡面,我多了一種不一樣的感受,卻又似曾相似。短短的幾年間,這裡的車子變多了,行人變少了。我跟天才卡在車龍裡面,司機大哥將空調開至最大,我卻依然感覺窒息。

我又想起吉隆坡生活的日子吧。人多車多。困在車龍裡面,污濁的空氣,還有塵埃。

不斷的口舌乾燥。

直到轉進酒店前的巷弄裡,我試圖找到一些往日的歸屬感。婦人推著水果車,在烈日下前行。她們頂著草帽,一拐一拐,似乎車子太重。她要去哪裡呢?我照了一張照片,寫了一些文字:來摘選名叫新鮮的水果吧/不然我會繼續推著車子/在巷弄裡穿行/直到下一個路人把我喊停

21432976_10214053891562373_1446722573707194684_n.jpg
21430379_10214053887962283_3762483393460120560_n.jpg

路旁還有販賣湯麵的人家,不過記憶裡面成群坐在桌子旁的路人已經不知蹤影。

9月的曼谷,像個烤爐。

口舌乾燥,口舌乾燥。

嘴巴開始破皮。

這似乎又是一種隱喻。

21557485_10214053894362443_6099713696855226517_n.jpg
21557463_10214053894802454_9029030063705521810_n.jpg

我喜歡獨自走在曼谷的大街,看看身邊的人,感受流動的時光。

嘟嘟車司機在吃麵,男子推著車子到別的地方擺攤,還有阿姨在路旁烤蝦子。

一個人走走停停,一個人想事情。

無人打擾。真好。

WhatsApp Image 2017-09-12 at 15.11.12.jpeg

泰國短片節的選片人Sanchai是個非常溫柔親切的人,每次碰見我們都會問我們有沒有吃飽,然後我們會亮出袋子裡面滿滿的便利商店裡的零嘴,他才會放心的笑笑點頭。那晚短片節在曼谷的一家餐廳,跟不同國家的導演、選片人、演員和主辦方一起共聚晚餐。

從鄰國印尼的導演一直認識到法國選片人,整個晚餐看起來像一個輕鬆的長桌會議:關於電影的,關於短片的,關於那些藏在片子裡面的笑話與秘密。

Sanchai忙碌的招呼大家,讓大家吃了好多好地道的泰國美食。坐在我跟天才面前的是一對越南的情侶,交往5年,還在熱戀。我跟天才最近在忙著一個叫《I JUST WANT YOU TO LOVE ME》(中譯:我只想要你愛我)。靈機一動,立刻邀請這對情侶幫我們錄一小段預告。

拍東西的熱血是應該想要拍就要馬上拍的!

那個晚上,我們幾個人在曼谷的大街,提著相機,說走就走!

泰國的短片節其實已經辦了21年,在東南亞算是個非常成功的短片節。很多東南亞,尤其泰國的導演都是從這裡開始慢慢一部一腳印地走到國際平台。這裡的學生短片單元非常優秀,個人最喜歡《Bangkok Dystopia》,講述一位男大學生與一位妓女在泰國宵禁的晚上走回家的路程。片子簡單而有力,藉由宵禁的晚上,讓兩個被趕下巴士的乘客--妓女與學生不得不走路回家。鏡頭運動非常好,而且男大學生的角色演得非常好,尤其他偶爾會摸摸自己的後腦勺,還有被訓導老師剪得不整齊的發尾。這部片子也奪得短片節的The White Elephant Award,算是學生短片競賽單元的最高殊榮。

《Bangkok Dystopia》導演是Patipol Teekayuwat,並在短片節奪得The White Elephant Award。

《Bangkok Dystopia》導演是Patipol Teekayuwat,並在短片節奪得The White Elephant Award。

WhatsApp Image 2017-09-12 at 15.25.16.jpeg

泰國短片節的得獎者很多,像是一個非常鼓勵電影人或短片創作者的平台。

我記得閉幕儀式過後問了問天才,你覺得一個短片節應該多設立一些獎項來鼓勵創作者嗎?是助力還是阻力?

天才跟我無從得到解答,不過卻非常認真的思考這件事情。

泰國短片節的確藉由很多獎項來鼓勵年輕的導演或學生繼續創作,再藉此肯定他們的作品,讓他們走向更大的舞台。這是承辦了21年來我們可以看見的成效。

而我們馬來西亞的短片節呢?由應該以怎樣的方式茁壯成長呢?

這是一個很好的功課。

21558922_10214053893842430_2490293846599889424_n.jpg

這趟泰國短片節之旅在不急不緩的情況下結束了,身為觀眾的我看了很多很優秀的短片當然是非常爽跟非常收到鼓勵的。我們需要更多這樣的平台讓大家展示更多更不一樣的作品。

就當作這是一種隱喻吧:9月的曼谷,無風。無雨。口舌乾燥。

而我曾經在這裡認識了很多不一樣的人,也看了很多不一樣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