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一號Ah May / by next new wave

文/小樂 Jacky Yeap

我不太会说别人的故事,所以我说我自己的故事。

我是一个热爱女人的人,我很喜欢和女生讲话,也觉得和女生讲话有一种很平静的感觉,也许女生有一种温和感吧。所以我拍的故事常常都会和 [女生] 有关系。我想了想,原来不是因为想女生演我的戏,而是因为拍这部戏,我有机会和女演员讲话。

至于拍摄这部短片好像是注定的。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编写这部短片的剧本。

我一直都很想拍关于一位年轻人和年纪比自己大的女人的爱情故事。我觉得社会很容易用不好的眼光对待这样的爱情,觉得一定是建立在某种利益上。

这里,我不是要为这样的人透过影像声援哦,我只是发现自己也处于这样的状态,所以想透过影像让自己看清自己。再说,我哪有资格为别人说话,连自己的事情都说不完了。然后那个时候我亲爱的老板(也是女的)就说要我拍一部短片。所以就这样,就马上在一个月以内就完成了,因为剧本本来就快定稿了。

故事的发展和演员的发展是不一样的。

我感觉自己是很自私的,因为我抛弃了演员心理的发展,而把所有故事的发展建立在场景里。我经过了一些地方,我觉得对这些地方还是这个环境很有感觉,觉得想在这里拍戏,所以我就会硬硬的让这两个角色出现在这里。当然,硬硬的话就会很奇怪,还是需要合情合理,但是身为导演的objective,就是要在这里拍就对了。

我喜欢你,刘淑琳

这好像变成了我拍电影的目的了。我在修读大学的时候很喜欢一个女孩子,她叫刘淑琳。她是修读音乐系的,我那个时候常常呆在图书馆到很夜,编写电影论文。因为砂拉越大学的图书馆是全马营业最久的,每天都是到半夜12点才关,所以每次我回去的时候,整个图书馆都快没人了,大大的图书馆,只有两三个人,是有点恐怖的。回去了时候,我常常都会听到远方飘来音乐声。我就在想,谁还在练习呢,因为音乐室的距离和图书馆是最靠近的,所以是可以听到了。我就经过那长长又暗暗的走廊,我偷偷的打开那道门,她一个人在练习,我就站在外面偷听。一日一日的,好像变成了习惯,也喜欢上她了。

可是三年里,我没能和她说,也说不出口。所以我希望用我暂时最有信心的事情,拍电影来传达我喜欢她这件事情。所以从今以后,这也成为了我拍电影的目的,希望有一天她会看到这些影片。

所以,这部短片的诞生,就是结合了以上的几个目的,而存在这样的短片。